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聚焦
视力保护:
中国能源报:火热青春 核耀韶华(初心能见)——记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华东院原总工程师陈仁杰
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邓银华 慕悦 日期:2018-09-28 访问次数: 字号:[ ]
  从太湖畔的下乡知青,到电厂工地的设计代表,再到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知微知彰,他成长成才的峥嵘岁月,就是伴随改革开放进程不断深入,我国发电技术由弱到强、由追赶到引领的光辉历程。

  高高的个子,深邃的目光,温文尔雅,他是中国电力规划设计协会电力行业“四优”评委会委员、中国核能行业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电力科学技术杰出贡献奖”获得者、中国能建规划设计集团华东院(以下简称“华东院”)原总工程师陈仁杰。
  小荷才露尖尖角
  1977年,插队两年的陈仁杰,经过两个多月的备战,考入华中工学院(华中科技大学前身)电厂热能动力专业,成为恢复高考后的首批大学生。他始终心存感恩,因为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他与我国发电技术共同超越腾飞的漫漫征途。
  上世纪80年代,我国首批20万千瓦火电机组建设方兴未艾。加入华东院不久的陈仁杰便参与到浙江镇海电厂2台20万千瓦燃煤机组的设计中,并且凭借突出的业绩,荣获了全国“1985年度五百万千瓦投产立功竞赛功臣个人”和上海市“1985年度新长征突击手”称号,崭露了头角。
  进入90年代,我国60万千瓦火电机组建设蓄势待发。陈仁杰作为专业负责人,参与了浙江北仑港电厂一期2台60万千瓦燃煤机组、扬州第二发电厂一期2台60万千瓦燃煤机组等工程的设计。
  这些项目的履行,为陈仁杰打开了与国外同行交流合作的窗口。1989年9月,他带领工程技术人员,出色地完成了与美国Ebasco公司联合设计的国家“七五”期间重点建设项目,当时南方最大的火力发电基地之一——北仑港电厂的CAD工作,使华东院成为我国电力设计行业的排头兵。
  “改革开放给电力行业带来的初期成果,就是国际化视野、全过程思维与先进技术,这些都为我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并使我意识到,学习中的亲身实践与交流积累,缺一不可。”陈仁杰说。
  超超临界传捷报
  2002年,华东院承接了我国首座百万千瓦超超临界燃煤机组电站——华能玉环电厂4台100万千瓦超超临界机组工程的技术研发和设计任务。
  “什么是超超临界?与国内60万亚临界主力机型、进口90万超临界机型相比,有哪些异同?一接到任务,课题组就提出了7个‘不清楚’。同时,课题研究与工程实践同步进行,这在行业内并不多见。”项目主管总工陈仁杰清楚,攻下超超临界技术困难重重,但也更是弥补这些行业空白的机遇。
  为此,他带领团队,依托华东院承担的国内首台60万千瓦超临界引进机组上海石洞口电厂和上海外高桥电厂二期90万千瓦超临界引进机组工程,遍访国外主要技术厂家和电厂,撰写了大量专题研究报告,进行了多项设计试验。
  苦心人天不负。2007年11月,华能玉环电厂创造了12个月内建成投产4台百万千瓦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的世界纪录,填补了我国在超超临界机组电站设计领域的空白,带领我国常规火电技术走在了世界前列。该项工程获得了“2008年度全国优秀工程勘察设计金奖”“电力行业优秀工程设计一等奖”“中国建筑工程鲁班奖”等多项殊荣。同时,华能玉环电厂一系列完全自主设计的科研成果和设计经验,为国内后续项目建设起到了示范和借鉴作用。陈仁杰和他的团队也由此荣获了“200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
  节能减排再突破
  2012年底,二次再热技术国产化课题正式被列入“十二五”节能减排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并在世界首台百万千瓦超超临界二次再热机组——国电泰州电厂二期工程中得到应用。
  “这又是一次抢占百万千瓦火电技术全球制高点的机遇。”陈仁杰再次参与到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高效率低排放的超600℃百万千瓦等级超超临界机组关键技术研究与工程应用”项目,负责子课题“二次再热机组热力系统优化与集成”研究,同时主持课题依托项目——泰州电厂二期2台100万千瓦超超临界二次再热机组工程设计。他带领团队精心研发设计,刻苦钻研探索,先后采用了二次再热、系统设计优化、先进节能环保技术等14项提效技术,进行了集成创新综合应用。
  2015年9月和2016年1月,国电泰州电厂二期工程3号、4号机组先后正式投入商运, 标志着我国在高参数大容量机组方面彻底摆脱了国外知识产权的束缚,正式从发电大国迈向发电技术强国。
  在参与玉环项目建设的同时,陈仁杰还作为主管总工,负责了我国第四座百万千瓦超超临界机组电站——上海外高桥第三发电厂设计。该项目围绕提高电厂发电效率提升进行了全面技术创新,综合节能率在3%以上,创造了电厂运行供电煤耗世界最低的纪录,同时可减排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万余吨,荣获“全国优秀工程勘察设计金奖”“国家优质工程金奖”“全球卓越绩效奖”“亚洲年度最佳环保电厂”等众多奖项。
  锻造“核”心竞争力
  发展新能源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趋势,核电作为清洁的基荷电源,将为能源结构调整作出更突出的贡献。火电设计出身的陈仁杰在核电常规岛设计中亦有造诣。
  他曾作为项目主管总工,负责多个核电厂址的普选工作,承担了巴基斯坦恰希玛2号机组、浙江方家山核电、浙江三门核电厂一期等工程常规岛的设计工作,还作为课题主管总工,参与我国“863计划”第四代核电技术——“高温气冷堆示范电站技术方案”研究,带领课题组成员与清华大学核能技术设计研究院共同完成了“10万千瓦级高温气冷堆示范电站技术方案”研究和“16万千瓦级高温气冷堆示范电站技术方案”研究,为高温气冷堆示范电站的工程实践奠定了理论基础。
  “陈总的项目个个出彩,是因为他敢冒险,不墨守陈规。”上海外高桥第三发电厂设总袁因说,大部分设计人员习惯按照成熟的规范操作,但陈仁杰认为技术、理论和认识都在变化,工程规范也要突破。
  出于安全要求,核电项目建设一般按照“参考电站”设计,尽可能少作变动。“因为常规岛对核电安全影响较小,所以在不影响安全的情况下,我们应将火电设计经验运用到核电上,主动配合相对要求较高的核岛建设,才能做到既保证安全性又提高经济性。”陈仁杰说,没有突破就没有发展。
  在负责方家山核电厂建设时,受地理条件限制,如果按照参考电站的设计标准,将会因汽机房位置太高而增加厂用电。为提高电厂长期运行的经济性,陈仁杰带领设计团队提出常规岛厂房相对核岛厂房降标高设计的改进方案,并通过常规岛的设计调整保证接口不变,避免了核岛设计的变动,获得了专家的一致好评。
  2018年9月21日,由华东院承担常规岛及其BOP设计的全球首台AP1000三代压水堆、中国首台三代压水堆——浙江三门核电一期工程1号机组168小时性能试验通过,各项参数满足设计要求,具备商业运行条件。“创新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一定要在学习中解决问题。”在该工程设计中,陈仁杰秉持了敢拼敢闯的思路。
  一路探索,一路拼搏,一路荣耀,一路辉煌。“能有这些荣誉和成果,是因为赶上了电力工业大发展的好时代,是勇于创新、敢于担当、团结奋斗的华东院优秀电力设计人共同努力的结果,我只是踏实做好本职工作而已。学有所得,劳有所获,就是最大的幸福。”陈仁杰说,作为700℃燃煤技术联盟的成员,他已在追求更高目标的路上阔步争先。
  (《中国能源报》2018年9月24日第28版)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